中醫師評鑑真實有效的保健平台

台北市中醫師公會第20 屆理監事改選 參選爆炸 中醫師大步走出白色巨塔

策劃.採訪/選舉觀察團隊整理撰文/金麗萍
圖/鄭清影

一場歷史性選舉 翻轉中醫藥生態

▲圖為宣布參選第20 屆台北市中醫師公會理事長的三位候選人:林源泉、郭育誠、陳曉鈞(由左至右)。

 台北市中醫師公會第20屆理監事改選,選情熱烈的情況,史無前例。事實上,除了選舉本身,選舉結果,更將全面改變中醫中藥的發展脈絡。這次選舉,打破理事長人選的大老協商機制,民主化的浪潮如海嘯般吹進向來尊重論資排輩的中醫中藥界;同業間更形容,對於在台灣日漸式微的傳統特考中醫系統,這是最後存續的關鍵一搏。尤有甚者,首都的民主之役,將進一步延燒至隨後而來的中醫師全國聯合會理事長改選。本報總主筆金麗萍特組選舉觀察團隊,並提出五大問題,分別親訪三位宣佈參選理事長的候選人:林源泉(2)、郭育誠(9)、陳曉鈞(17)(排列順序按三位參選理事序號)。以下是訪談紀要。

 中國醫藥導報選舉觀察團隊總主筆金麗萍提問,總共五大題,其中,只有第三題不同,屬個人參選政見。

問題一:此次台北市中醫師公會理監事改選,從選舉內涵精神的改變,已具有歷史性的重大意義。您身為宣佈參選的三位理事長候選人之一,親身參與中醫藥界民主化的重大變革,您的期待、壓力及競選態度為何?

林源泉答:以往,中醫界的前輩們為避免多人競選理事長造成撕裂與紛爭,安排協商的折衷辦法,却也不預期地造成會員困擾。這一屆的競選爆炸,其實,只是回歸民主,去掉協商步驟,雖不算重大變革,卻能減少會員壓力,也是一件好事。
 我期待這次選舉能真正選賢與能,匯聚中醫界的菁英,共同努力,提升公會的影響力、執行力、創造力。所以,我們透過傳承、承擔、創新的競選主軸延攬團隊成員;並且,以溫和、利他、世代合作,作為這次競選的核心價值,希望從本質上強化原有公會之不足。

郭育誠答:我的參選是要讓首都的中醫師公會選舉喚起更多人注意,促進公會民主。過去的模式,是定於一尊,協調好了,還可以交換,這屆理事長做完,下一任換監事長做,完全違反民主;監事長並未對理事長善盡監督之責,自然有損會員權益。公會民主,就是要公平、公開、公正地讓所有會員參與;以往,採取理事和監事聯合選舉模式,贏者全拿;如此,理事和監事屬同一陣營的人,監事的監督功能無法發揮。

陳曉鈞答:以往公會選舉,都是由大老協商或指定,決定由誰接任下一屆理事長;年輕的中醫師會問:那我呢?我的位置在哪裡?所以,我強調,這次選舉是民主化的過程,每個人都有機會。

問題二:台北市中醫師公會成立72 年,您認為,有哪些有價值的資產,應給予發揚光大?又有哪些舊習,應予以革新改變?

林源泉答:前人篳路藍縷創建、壯大台北市中醫師公會,使它成為名符其實的首都公會,無論在學術、醫務行政、會員服務上都能穩定發展。過程中,陳潮宗理事長遷移會址至市中心青島西路,拉近與總統府和立法院的距離,厚植人脈,為公會快速成長奠基;後來,林展弘理事長的努力,使得中醫藥在國際上的能見度大幅提增,造就不易超越的「展弘障礙」。在學術表現上,則有楊賢鴻教授主持的中醫藥研究論叢期刊屢屢獲獎,醫師爭相投稿。展望未來,在公會的議事規範、傾聽意見上,可以做得更好。

郭育誠答:無論是林昭庚還是張正懋,都擔任過台北市中醫師公會理事長,也都是全聯會的重要領袖,他們當然是首都中醫師公會最重要的資產。但為什麼近年來其他區域的中醫師公會都出來挑戰首都公會?就是沒有一個公平合理公開的機制,讓優秀的人才,有機會為公會服務。

陳曉鈞答:過去的每一任理事長都有建樹,為公會建立有形和無形的資產。目前,公會具有自己所屬的辦公室;而我們人才濟濟,1177 名會員,則是長期累積的寶貴無形資產;其中,優秀的理監事們以及會務人員,更是會務成長的關鍵。
 對於其他各縣市而言,台北市中醫師公會落實執行的政策,多具示範意義。如中醫穴位護眼操,桃園與新北市邀請我們擔任講師進行傳授;後來,桃園發展出護鼻操。推廣中醫藥知識,將它納入課綱、深入紮根校園,如此傳承的態度,也是我們重要的無形資產。

問題三:在台灣大步走向民主化的過程中,您認為,中醫藥界該如何加快腳步,強化多元、跨領域、跨世代合作?以中醫藥的優勢,跟進國家政策,甚至,引導政策走向?

林源泉答:首先,必須厚實產業量能、全方位經營中醫技術,建立市場策略及資源串接,以及媒體鋪陳、整合行銷、價值供需、大數據AI 等,藉由不同世代醫師的醫療能力,建構中醫未來發展。所需要的人才,我們的團隊均已齊備。
 總統府國策顧問、全聯會理事長柯富揚催生中醫藥發展法,其中第九條:強化中醫現代化發展;所以,我們於法有據,應努力朝此方向進行;同時,積極推動新南向政策,邁向國際化。
 另外,活化公會資產是我很重要的政見,也是被其他候選人曲解最嚴重的地方。現在,全球都籠罩在通貨膨脹的陰影下,公會必須建立活化資產的管理和監督機制,才能對抗通膨;消極的不作為,只會讓公會資產價值遞減而不自知。事實上,活化國家資產正是蔡總統領導的政府團隊最亮眼的政績;在攸關民眾權益的勞保、勞退、退撫等基金的管理上,政府透過積極的經營和監理制度,讓全民受益;我認為,處於金融環境劇變下的我們,不應將活化公會資產污名化。

問題三:中醫科學化是您重要的政策主張。請問:在中醫藥現代化的過程中,中醫藥與科技跨領域結合,可以為傳統的中醫藥帶來如何的重大突破?從觀念改變到推動法規鬆綁跟進,是否已有具體的想法及作法?

郭育誠答:中醫科學化是中醫所處困境最關鍵的解方。我主張用科學方法讓中醫的利用率與回診率提高。中醫需要科學工具來證明醫術,一位醫師如果沒有醫術,就不會有醫德。我在中國醫藥大學教脈診,台灣約一萬名中醫,有多少人真正會把脈?不會把脈如何開藥?目前,健保中醫只有三成的利用率,為什麼有高達七成的人不看中醫?這是中醫亟待科學化的原因。我出來競選,是希望另外那七成的人,因中醫科學化,願意相信中醫,讓中醫帶給他們健康。
 我把研發成果不藏私的拿出來教學推廣,有別於過往關鍵醫術不輕易傳授的舊習。前台大校長李嗣涔在新書上公開表示,這項成果是超過諾貝爾獎的發展,而已故中醫耆宿馬光亞也認為,中醫科學化是從根本解決把脈的問題。
 從經脈角度解決中醫的根本問題,這是我要參選最重要的原因,我並且主張舌診與脈診儀健保給付應從醫院下放到診所。
 同時,我們將成立中醫科學之友會提升建保給付率;堅決反對中醫醫藥分業;在總額不變的情況下,成立國立中醫系。

論資排輩失靈 參選政見被放大檢視

中醫民主聖火 燒旺一場歷史性選戰

問題三:在台灣大步走向民主化的過程,您認為,中醫藥界該如何加快腳步,深入國家重要政策如長照?甚至,以中醫藥的優勢,引導政策走向,如深入校園、紮根中醫藥教育,帶動中醫藥全面介入運動領域等?

陳曉鈞答:我的競選政見主要有八項,分別是:提升中醫的利用率,持續推廣校園中醫穴位護眼操。另外,在維護執業環境品質與中醫師權益上,我主張監督負責醫、專科醫試辦,我們的團隊特別關心年輕世代的中醫師未來的執業環境,當負責醫師訓練計畫(PGY)仍未能解決員額不足的問題時,專科醫師訓練計畫實無急忙上路的必要。
 中醫長照、社區醫療、居家醫療等計畫,必須持續落實推動。在台北市,對於行動不便的患者而言,只要是住在二樓以上,就形同處於偏鄉一般;因為,他們下樓困難,形成嚴重的就醫障礙;中醫出診進行居家醫療,讓這些患者真正能享受醫療資源。
 我的參選政見,還包括:提供各類運動競技賽事中的中醫服務(世大運,城巿杯羽球賽…);繼續推動中醫藥納入國民義務教育課綱;爭取中醫各項醫療檢查,提升中醫診療品質;加強國際交流,提升中醫的能見度,及中醫的學術地位;推廣學術研究、串聯產官學研、強化中醫實證基礎等。我的八項政見似乎和現任理事長黃建榮很類似,事實上,重要的政策原本就需建立延續性。
 未來,我要號召很多年輕人進來公會做事,而不是一群有名的大師;公會需要有人付出投入,厲害的大師,賺錢都來不及,不會有時間參與開會,也不會落實行動。把公會經營好,我們才會好,把中醫政策弄好,全體中醫師才會好。

問題四:中醫藥的改變,需要法規環境的配合。請問:如何建立一套具有策略高度、戰略步驟的府(總統府)院(行政院、立法院)中醫藥政策溝通藍圖?

林源泉答:中醫藥的改變必須綜觀全國的醫療環境,首都中醫固然是領頭羊,但也必須全國中醫界配合;在中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的主持下,台北市中醫師公會身為全聯會最大的智囊與助力,責無旁貸地應與總統府國策顧問、全聯會理事長柯富揚,及與台北市中醫師公會素來互動良好的行政、立法院官員、委員,依據中醫藥發展法,共同努力推動建立具有台灣特色的中醫藥制度、強化中醫市場競爭力,擴展以中醫藥為核心的醫療經濟,完善各項中醫人力建置、各類中醫法制的建構等等,以落實中醫藥政策的積極發展。

郭育誠答:中醫最重要的說服力,就在於有沒有科學化;這時代講求科學教育,所有教材都是科學教材,國一開始教操作型定義,我用什麼方法得到這個結果,要能講出來、寫出來,讓別人照做而得到一樣的答案。我們所有教科書都是建構在這樣的科學教育下。當中醫沒辦法建構在操作型定義下時,就沒辦法說服別人。做再多課綱修訂都沒有用,因為,別人根本看不懂你的邏輯。
 我也是立法院醫務室的特約醫師。日前,還去拜訪立法院秘書長林志嘉,希望三月六日投票後,由他邀請新任理事長和理監事們一起到立法院拜會;討論中醫遇到的困境,以及在法律上存在哪些盲點,以至於中醫師無法真正安心的替人看病。

陳曉鈞答:不少立委很挺中醫,何志偉委員即是其中之一;他們全家都來我的診間看診,以行動表達對中醫的信心。
 未來,公會也將與立法院社會福利及衛生環境委員會的委員們更多的溝通,健全中醫藥發展的法規環境。
 這幾年,小英政府開始關注並積極支持台灣中醫藥發展。中醫藥發展法、清冠一號研發上市等,都是小英總統大力支持下,得以成就。為了向她表達謝意,迪化街商圈舉辦年貨大街活動,以吃中藥提升免疫力為主要訴求,商圈理事長特別將即時包送去民進黨中央黨部,讓他們真實體會中藥的好。

問題五:良性的競合關係,是追求民主的重要素養。最終選舉結果無論輸贏,您認為,如何讓這場選舉對未來整體公會、甚至是全體中醫藥界的團結運作,都是加分而非減分?

林源泉答:這次選舉,我們從自身做起,完全配合公會的要求與規則,秉持不吹不黑,我們不挑剔別人,認真做好本份,讓大家經歷一場乾乾淨淨、柔和細膩的選舉,所提政見都可作為新公會將來的施政參考;正因如此,才能對選後的公會,以及整體中醫藥界的團結與合作完美加分。

郭育誠答:我們中醫李小龍團隊,8 個人只提8 席理事,27 席只爭取8 席,希望選後跟任何人合作,不追求贏者全拿,也不爭取理事之外的監事席位,不靠理監事聯合競選來收取更多的委託書,希望選民一票票投給我們;我們本來就計畫選後與兩個團隊優秀的人才共同合作,讓中醫能籌組大聯盟,一支真正的夢幻團隊,一起為首都中醫師公會努力。
 中醫李小龍團隊甚至主張任期減半,服務加倍。一年半後,由年輕中醫師接位。

陳曉鈞答:陳曉鈞及曉鈞團隊選上後,必定為公會舉才,好的人才、好的政策,必須要留在公會,成立類似影子內閣,讓新加入的新人能夠在現任團隊的帶領下,學習公會事務,留給下一屆的幹部全新又紮實的訓練,取之於公會用之於公會。